2019年10月30日,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繼2018年8月聯合" />

電子煙該由什么部門來監管?國內兩位專家這么說的?

huoqi 電子煙問答 2019-11-15 09:24:34
2019年7月22日,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規劃司司長毛群安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,國家衛健委正會同有關部門進行電子煙監管的研究,計劃通過立法監管電子煙。

2019年10月30日,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繼2018年8月聯合發布《關于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》后,再度聯合發布《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》,敦促電子煙企業關閉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;敦促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,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;敦促電子煙企業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。

2019年11月1日,工信部消費司相關負責人稱:“目前,我部正在按照部門職責,積極開展相關調研和論證,推動出臺規范引導電子煙行業有序發展的管理措施。”

截止2019年11月,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、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和工信部消費司相繼對國內電子煙行業表態,表示要加強對電子煙進行監管。長期以來,電子煙處于監管“真空”狀態,被認為是“三無”產品,即無產品標準、無質量監管、無安全評估,地位十分尷尬,從業者一直呼吁行業標準及相關管理措施能夠早日出臺。

那么,該如何正確認識電子煙,該由什么部門監管,又該如何對其進行監管,將其納入規范有序的發展框架中?
 

近日,新京報記者帶著這些疑問專訪了中國控煙協會副會長姜垣,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城市治理與立法研究院副院長、杭州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委員方潔。

新京報:我國電子煙的發展有哪些特征?

姜垣:全世界90%的電子煙是中國生產的,但我國卻沒有開展相關的研究,對電子煙的安全性、有效性缺乏獨立評估,只能參照國際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的評估。

方潔:電子煙最初問世是作為煙草的一種替代品,定位于具有治療功能和矯正功能的戒煙產品,但發展到現在,隨著越來越多資本的介入,電子煙的類型愈發多樣化,并形成了一些未必符合實際情況的宣傳,消費者對電子煙的實際功能,以及可能產生的正負后果的認識,目前是信息不對稱的。

新京報:如何評價電子煙的危害性?

方潔:世界衛生組織經過長期科學性的實驗和分析得出過一些結論,認為尼古丁是具有成癮性的,雖然本身并不致癌,但可能會起到腫瘤誘發物的作用。比如,可能參與惡性疾病和神經退化的生物過程;胎兒和青少年如果接觸尼古丁,可能會對大腦發育造成長期的不良后果,可能導致學習障礙和焦慮癥等等。

姜垣: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對電子煙的毒性是這么界定的,電子煙是低毒的,比煙霧中含有7000多種化學物質的煙草危險性要低。但它絕不是安全的,因為電子煙排出的二手氣溶膠中含有很多有害化合物,像丙三醇、甲醛、重金屬,很多是致癌物質。

新京報:如何看待一些商家宣傳的電子煙的“戒煙”功效?

方潔:任何事物都具有兩面性。電子煙最初問世確實是作為戒煙工具,但據我目前收集到的信息,世界衛生組織并不建議將電子煙作為戒煙的輔助工具,并建議吸煙者使用已被證實有效的戒煙方法。

雖然有一部分人主張說電子煙具有戒煙功效,但也有研究報告顯示,電子煙也是戒煙的障礙。比如,有一些人可能同時吸食電子煙和傳統的卷煙。還有就是青少年可能會因為一些宣傳而開始吸食電子煙,從而走上吸煙之路。

新京報:應該由什么部門來監管電子煙?

姜垣:我希望是由一個中立機構比如國家食藥監局來監管電子煙,而不是由國家煙草專賣局。美國是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(FDA)監管電子煙,英國也是類似部門來對電子煙的準入實施監管。

方潔:確定由什么部門來監管,需要先對電子煙的性質做一個界定。如果界定電子煙就是煙草,或者說類似煙草的一種產品,那么電子煙就可能歸入國家煙草行業主管部門來管理。但如果電子煙被界定為戒煙藥品,或者其他性質的產品,那就可能要按照其他性質的產品來進行監管,比如食藥監部門。

新京報:對電子煙立法,你有哪些建議?

方潔:首先,回避爭議,把有害行為先管控起來。《杭州市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》規定,“吸煙是指吸入、呼出煙草的煙霧或有害電子煙氣霧,以及持有點燃的煙草制品的行為”。這個立法采用“實質性判斷標準”,避開了電子煙到底是不是有害的爭議,直接控制“吸入、呼出有害電子煙氣霧”的行為,是一種比較務實、有效的立法策略。

第二,重點關注未成年人群。目前正在修訂的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有必要加入控煙相關條款,也應包括電子煙的管控。需要及時營造一個良好環境,讓未成年人免受有害煙霧包括有害電子煙霧的侵害。

第三,提升立法層級,加強監管力度。2018年8月28日,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聯合發布了《關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》,但這則通告只有禁止性條款,沒有約束性條款。也就是說,《通告》對電子煙市場管理只具有引導性作用,而缺乏剛性規范作用。因此需要從更高位階的立法上體現出監管力度。

新京報:現在很多廠家用各種手段推銷電子煙,你認為該如何加強監管?

姜垣: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,電子煙有15000多種口味。有些口味超乎你的想象,比如“秋后的雪”。這些廠家生產出來的電子煙就不是為了戒煙,而是為了滿足青少年的好奇心。應該嚴格限制電子煙的口味種類,美國就只保留煙草味和薄荷味兩種口味。

新京報:在電子煙監管上有哪些國際經驗?

方潔:國際上控煙措施大致有五種類型:源頭限產限購、規范信息披露、禁煙和控煙、嚴格執法監督和懲戒、進行行為示范和引導。對電子煙管控最有力的就是從源頭上進行銷售管控,比如巴西、新加坡等國家都不給予電子煙銷售許可。

新京報:11月1日,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聯合下發了《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》。你如何看待這一通告的作用?

方潔:顯然有積極的意義。這個通告與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煙草專賣局于2018年8月28日聯合印發的《關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》,都有源頭控制的強調督促之意,對電子煙市場管理具有指導作用。雖然二者都只是規范性文件而不是法律,但對電子煙的監管而言,治理體系的完善與治理能力的提升需要時間,在這個過程中,不同層次的規范可以合作發揮共治的效應。
網站聲明

本文轉載于網絡,不做任何商業用途,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聯系QQ823915627刪除,轉載請附上本網鏈接:http://www.vpjyde.co/

分享:

評論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澳洲幸运10开奖网址下载 36游戏大厅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攻略 内蒙古11选五5开奖结果 梦幻西游手游 五开赚钱攻略2015年 多乐彩票网站 澳门华体足球指数 上海快3最新开奖号 kk卡五星作弊器 腾讯游戏捕鱼达人3d 河北排列7 秒速飞艇规律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码推荐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乐彩 广东11选53-gcp彩票网爱拼d 海南4+1 竞彩足球比分-彩客网